原爆與貌合神離的美日同盟

原爆與貌合神離的美日同盟

71年前,原子彈被投下長崎引爆後產生的蘑菇雲。(圖片來源:美聯社)

從圍堵中共在西太平洋壯大的角度來看,美國與日本固然是擁有共同利益的戰略伙伴,但這卻絕對不代表美國人與日本人是「心靈合一」的天然盟友。直到今天,大多數的美國人仍然沒有忘記日軍偷襲珍珠港與虐待盟軍戰俘的暴行,而日本人也沒有忘掉自己是唯一一個遭受原子彈轟炸的國家,並且極度渴望得到來自美國的道歉。

意圖改善美日關係,並且主張廢除核武的歐巴馬總統,於今年5月27日訪問廣島。然而,日本人終究還是沒有盼到來自美國總統的道歉。那麼,歐巴馬不願意對日本道歉的原因是什麼呢?是對廣島與長崎民衆缺乏同情?還是受到中共與南韓的外交壓力?在長崎原爆71週年即將來臨之際,旅日多年的網友「老侯」,在其臉書頁面上貼了一段由日本人所拍攝,試圖解答此一疑問的紀錄片。

參與過空襲日本任務的美國二戰英雄葉林。(圖片來源:美國空軍)

李炳辉坐百万名车邀萧煌奇车聚跑山 网看傻眼:赌上人生

毀了日本是我的人生目標

「李云迪毕竟不是吴亦凡」 胡锡进劝舆论不应太过火

紀錄片首先訪問了戰爭末期跟着第7戰鬥機司令部駐防於硫磺島,曾駕駛P-51D野馬式戰鬥機,掩護B-29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空襲日本的美國二戰英雄葉林(Jerry Yellin)。葉林表示當他抵達硫磺島不久,就看到遭日軍殺害的美軍陸戰隊戰友遺體。他永遠不會忘記,日軍爲了蒐集金牙,將這些陸戰隊屍體的牙齒全部拔光的殘忍畫面。

駐防硫磺島的時候,葉林還認識一位被日軍俘虜過的美國海軍士官。這位海軍士官雖然幸運的保住一條小命,但卻也因爲指甲通通被日軍拔光而發瘋。葉林在受訪時忍不住表示,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將毀滅日本視爲自己的人生目標。而在戰爭結束超過70年後的今天,這位美國二戰英雄已經不像過去一般仇視日本人,但是他仍堅信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是正確的決定。

米可白找不到健保卡买快筛卡关 崩溃发文:我要放弃了

在接受《日本時報》(Japan Times)訪問時,極力反對人類再打一場核子戰爭的葉林指出:「日本人顯然不知道當我們投下原子彈的時候,我們拯救了數百萬美國人的生命,而如果沒有這個決定,也必然會有數百萬的日本人死亡。這場戰爭因爲我們投下了原子彈而結束,否則將會有好幾百萬的日本人要爲天皇犧牲。他們沒有教育下一代真實的歷史,所以教育年輕人也就成爲了我的任務之一。」

史上最强女婿
医路仕途

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與楊振寧的老師,晚年的安格紐。(圖片來源: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

該道歉的是日本人

得不到葉林道歉的日本人並沒有死心,居然還邀請了原子彈的設計者安格紐(Harold Agnew)博士訪問廣島,與原子彈爆炸時還在讀初中的西乃先生與擔任電車駕駛的藤井女士會面。當被藤井女士問到,身爲當年在B-29拍攝下廣島蘑菇雲照片的原子彈開發者,是否能夠體會到受害者的痛苦時,安格紐僅表示他看過東京大空襲的照片,並認爲兩者之間沒有什麼差異。

得到安格紐這種毫無虧欠感的回答,藤井女士的反應是當場落淚。可是安格紐卻絲毫沒有展現出任何同情的意思,還要求她在指責任何人造成廣島民衆痛苦以前,應該先譴責率先發動侵略戰爭的日本軍閥。接着則輪到西乃先生向安格紐提出質問,詢問他是否知道原子彈是一款能夠造成大規模死傷的恐怖武器。對此安格紐首先表示,他並不否認這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場不該發生的悲劇。

但是,他也話鋒一轉,以自己過去在學校時一起打棒球的好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參戰,然後被日軍俘虜折磨至死的故事爲例,反問西乃先生如果一個人是被子彈打死,或者被普通的炸彈炸死,與死在原子彈之下到底有什麼分別?安格紐指出,對他個人而言,死了就是死了,而這場戰爭也確實殺死了大量的美國人與日本人,所以兩位倖存者應該慶幸自己今天還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可是藤井女士仍然拿自己個人的悲劇窮追猛打,硬是要安格紐爲廣島原爆講出一句道歉的話。已經被質問到沒有耐心的安格紐,也只好義正嚴詞的告訴藤井女士,自己有太多的朋友在珍珠港事件中被日本人打死。居然太平洋戰爭是從珍珠港開始的,那麼要他道歉絕無可能。眼見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藤井女士也只能夠就此退場,不再搭話。

似乎是爲了緩和現場尷尬的氛圍,西乃先生「承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犯過錯,但同時也強調「許多國家」也都犯了錯。他表示,日本人民已經以自己的肉體領悟到了戰爭的恐懼,許多原爆的生還者也一輩子都生活在輻射線的陰影之中,因此希望這類的悲劇不要再發生。西乃的這句話,總算是引起了安格紐的共鳴,表示希望這個世界上的任何政府,都不要再發動不負責任的戰爭。

沒有想到的是,西乃又話鋒一轉,表示自己是一個快要離開世界的老人,很快要到地獄去見當年在廣島被炸死的同胞。而爲了給這些同胞一個交代,他仍希望安格紐給一個道歉。西乃這種販賣同情來換取政治目的的陰險做法,自然是把安格紐給徹底激怒。安格紐指着西乃先生對翻譯表示:「我無歉可道,他才該道歉,我們至今流傳一句諺語,勿忘珍珠港。」

2015年10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造訪美國航空母艦雷根號,然兩個相互存在歷史情結的國家終究只是貌合神離。(圖片來源:美聯社)

《热门族群》辉达财报飙 外资叫好受惠股出炉

貌合神離的美日同盟

王仁甫想当孩子玩伴

超级仙府 顽石

已於2013年過世的安格紐,是李政道與楊振寧兩位華裔諾貝爾獎得主的老師。從他與李政道、楊振寧還有西乃與遠藤之間的交往,可以描繪出一段複雜的中美日三國關係。那就是美國與中共固然是現實的戰略競爭者,但是美國人與中國人之間並不存在真正的仇恨,而且雙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還是共同打擊日本的盟友。

相反的,日本則與中國和美國都存在着仇恨。從葉林與安格紐兩人的反應來看,他們對日本刻骨銘心的仇恨是一點都不下於同時代的中華民國國軍老兵。一個更值得注意的點是,由於中國始終沒有登陸日本並屠殺平民百姓,因此中日兩國之間的仇恨嚴格來講其實是單向的,也就是隻有中國人仇視日本人,但是卻沒有日本人仇視中國人。

相反的,美國與日本之間的仇恨卻是互相的。美國人到今天還沒有忘記珍珠港與巴丹死亡行軍,而日本人也到今天都無法忘懷東京大空襲還有廣島與長崎的原爆事件。這種累積了70年以上的仇恨情緒,並不會因爲當前共同圍堵中共的現實目標而永遠消失。哪怕是對最支持與美國在安全議題上合作的日本新保守主義者而言,美日同盟都只是一時的忍辱負重而已。

撇開二戰老兵對日本的仇恨不說,美國也不可能在原爆道歉與否的問題上做出任何退讓。畢竟美國直到今日還能夠繼續介入亞太事務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爲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擊敗日本的過程中扮演了最主要的角色。也因爲日本在二戰的表現實在是太過罄竹難書,包括中華民國在內的亞洲盟國將戰後主導西太平洋事務的權力賦予給美國。

中共雖然不歡迎當前這個由美國主導的亞太秩序,但由於其繼承了中華民國的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大常任理事國而成爲受益者也只好暫時接受。只是相對於與美國關係密切的中華民國而言,本身在對日抗戰的過程中沒有出太多力的中共更能夠以「第三者」的立場,去操縱甚至於玩弄美國與日本因爲第二次世界大戰而留下來的歷史恩怨。

比如在還沒有核子武器的時候,中共爲了對抗與中華民國結盟的美國而選擇與日本站在一起,譴責美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於廣島還有長崎投放原子彈的歷史。爲了展現自己反核的決心,中共從50年代開始都會固定派遣代表團到日本參加憑弔廣島與長崎原爆受害者的相關紀念活動。長崎的和平紀念公園內,也還展示着胡耀邦在1983年訪問時所書寫的「和平」兩個字。

杨子晴批本性难移 讽快准备PPT投影片

而在中共擁有原子彈,尤其是在尼克森(Richard M. Nixon)總統訪問大陸以後,大陸又爲了改善與美國關係而在原爆議題上採取模糊態度。等到進入90年代,中共出於維持政局穩定而開始宣揚愛國主義教育。在發現了大多數的中國人所最無法原諒的外國侵略者就是日本後,中共對原子彈的論述便全面往美國史觀靠攏。

於是,8路軍與新4軍援助在中國戰場上空遭擊落的B-29機組人員的事蹟又成爲了中共宣揚戰時中美關係的主旋律。甚至,中共也開始自打嘴巴般的宣揚起延安中央軍委3局氣象訓練隊,是如何向駐防於天寧島(Tinian)的第509混合大隊提供準確的日本九州天氣情報,讓B-29轟炸機順利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的。

由此可見,中共看似中日戰爭歷史遺緒的「當事國」,但實際上纔是真正掌握住了美日兩國二戰情節,並且在骨子裡面將其發揚光大的大內高手。未來出於與美國競爭西太平洋霸權的戰略需求,若出現中共利用美軍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的歷史來拉攏日本,甚至雙方共同組織「大東亞統一戰線」的情況發生,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